今日外蒙古面臨的困境

當今的蒙古國-外蒙古面臨諸多問題。

下載PDF格式《今日外蒙古面臨的困境

外蒙古面臨的困境

距離烏蘭巴托50公里外的草原上,矗立著一尊40米高、250噸重的成吉思汗騎馬雕像。這座世界上最大的不銹鋼制雕像建于2008年,彼時,由于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上行,擁有豐富礦產資源的蒙古國正在步入一場繁榮。

蒙古國40米高的成吉思汗像

與經濟一起膨脹的是民族主義和自尊心,在蘇聯控制時期被禁止紀念的成吉思汗,成為民間熱情久違的載體,他的形象遍布蒙古各地。

草原上的經濟奇跡并未延續太久,隨著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以及大宗商品價格持續疲軟,以資源為驅動的經濟模式最終步履蹣跚。今日的蒙古通貨膨脹嚴重,印有成吉思汗頭像的蒙古貨幣圖格里克大幅貶值,對美元的匯率從2011年春季的1200比1,至2016年底已超過2400比1。

大量即將到期的債務成為當下最棘手的問題。據英國路透社報道,因為對即將到期的債務感到擔憂,一些國民自發地捐獻現金、珠寶、黃金甚至馬匹,以期幫政府渡過難關。著名經濟學家布烏克呼烏率先發出呼吁并帶頭捐出了約4萬美元、10匹馬和1個金戒指。蒙古大呼拉爾(國會)的一名議員則把自己三個月的工資都上交給國庫。

按照布烏克呼烏的計劃,每個國家公民都必須參加捐款,捐款數額取決于年齡。譬如8歲的孩子應捐1000圖格里克(約0.4美元),30歲以下人士應捐2.2萬圖格里克(約9美元),50歲的人士則應捐款20萬圖格里克(約81美元)。

和龐大的債務相比,這些捐獻無異于杯水車薪。今后五年,這個國家超過20億美元的外債將陸續到期。而為了援救該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2月19日發布聲明稱,蒙古國獲得總計約55億美元、為期三年的一攬子援助資金,亞洲開發銀行、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以及中日韓等國也紛紛施以援手。

路透社援引一名香港交易員的評價稱,如果蒙古沒有得到IMF的經濟援助,就無法償付國債,沒有清還舊債,就無法發起新一輪融資,這是雞與蛋的悖論。

蒙古-蒙古危機-第2圖

“房價降了,但老百姓手里沒錢了”

首都烏蘭巴托蒙古包區邊緣的一個小超市里,53歲的店主告訴英國《金融時報》,過去的幾年中,她認識的那些從事低技術工種,例如裝卸或開卡車的人,10個中有8個失業了。

“人們已經吃不起像蛋糕這樣的奢侈品了,甚至在年終假期里也吃不起。”她說,“他們把從食物上省下來的錢用來給爐子買燃料。我們現在已經沒有多少顧客了。”

離開蘇聯的掌控之后,蒙古通過了新的《土地法》——只要提出申請,每個蒙古人都可以在指定的城市區域獲得700平方米土地。新的土地政策為城市帶來了大量草原上的游牧民,卻未能帶來現代化,政府并沒有為這些城市新移民提供足夠的配套設施。

前幾年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更多的游牧民賣掉了牲畜,在城市邊緣支起了他們的蒙古包,渴望從繁榮中分一杯羹。但隨著大宗商品價格過山車似的波動,烏蘭巴托的好日子來得快去得也快。一位在市場上賣牛仔褲的新移民,因顧客稀少而焦慮,“我的綿羊、山羊、牛和馬……我把一切都賣掉了,我回不去了。”他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說,“我搬來這里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但今年(2016年),我們看不到未來。”

七年前,當這位新移民來到烏蘭巴托時,蒙古的經濟引擎正在加速運轉。2011年,蒙古的經濟增長率達到空前的17.3%,是世界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但這樣的奇跡轉瞬即逝,從2012年至2015年,蒙古的實際GDP增速逐年下滑,分別為12.3%、11.6%、7.9%和2.3%,2016年的實際GDP增長率為1%,為七年來最慢。貨幣的暴跌更加重了這一場危機——2016年圖格里克兌美元匯率下跌20%,成為全球表現最糟糕的貨幣之一。

同時,蒙古財政赤字高達3.6678萬億圖(約合14.81億美元),為2015年的3.2倍。蒙古政府不得不調整預算,縮減開支。

經濟繁榮時期曾一度興起加杠桿炒房之類的商業投機,業已趨于沉寂,政府鼓勵儲蓄,不提倡超前消費。亞洲開發銀行聲稱,蒙古的家庭消費在2016年上半年下降了10.9%。

在烏蘭巴托教授漢語的倫扎注意到,從2016年開始,經濟下行不再僅是財政數字的變化,而是城市街頭顯而易見的蕭條。零售業首當其沖,許多商家推出了折扣和促銷活動。“商店里沒有顧客了,很多小餐館關門了,找工作很難。”他告訴《鳳凰周刊》,“整個蒙古都這樣。”

房地產也陷入低谷,據蒙古當地的置業集團估計,住宅價格在過去四年下跌了35%,但烏蘭巴托仍有37000套房子空置。另據中國內地媒體報道,當下,烏蘭巴托的房屋每平方米均價折合人民幣6500元,許多在建樓盤空無一人。

“很多度假區的新房子沒人買。房價降低了,以前房地產有泡沫,現在沒了。”倫扎說,“這本來是好事,可是,現在老百姓手里也沒錢了。”

蒙古-蒙古危機-第3圖

成也礦業,敗也礦業

蒙古國境內礦產資源豐富。2011年,蒙古搭上了全球礦業繁榮的順風車,來自中國、澳洲、俄羅斯和南美的礦業公司爭相在廣袤的草原和戈壁上開采金礦和銅礦。

及至2015年,礦業已占蒙古GDP比重的25%,而制造業只占9%,銅、金、鐵等金屬占了當年出口總額的67%,而煤和原油則占了23%。在這一年的出口額中,出口到中國的商品占了83%,而進口中,中國占了36%。

在高達17.3%的經濟增長率的鼓舞下,2011年的蒙古舉國洋溢著一種歡快的氣氛,人們大膽預言,烏蘭巴托將成為下一個迪拜。2012年,蒙古時任總理蘇赫巴托爾·巴特包勒德還樂觀地預測,蒙古將保持這個增長速度長達10年。

深埋地下的礦產對蒙古而言并非總是幸事。

對資源的過度依賴,造就了蒙古單一的產業結構,也為日后發展埋下了潛在風險。

在礦業黃金時代流入蒙古的巨大財富,非但沒有幫助蒙古建立起多元化的產業結構,反而由于政治原因,被用于一些不必要的支出。蒙古政壇的兩大黨派為了在大選中勝出,都曾輕率地許諾,當選后將在短期內給予蒙古人直接的經濟利益。

在2008年的大選中,帶著對未來繁榮的信心,執政的民主黨和在野的人民黨都許諾向“每個蒙古人”派發100萬或150萬圖的現金作為國家礦業收益的分紅。選舉后成立的聯合政府制定了一個多年計劃,給予每個公民150萬圖,理論上,這總共需要花費的金額占2008年GDP的65%。

從2010年到2012年,這一現金派發計劃被忠實地執行了,每個蒙古人平均每月可以從政府領到17美元。這直接導致了財政赤字的增加,并最終加深了這個國家對外債的依賴。

蒙古科學院政治研究所主任額爾德尼在接受《鳳凰周刊》采訪時曾坦言,他對蒙古兩大政黨為討好選民,動輒承諾給每個公民發錢、給公務員加薪的辦法極為痛恨。“除了導致通貨膨脹和人民懶惰,(這種承諾)什么作用都沒有。”

蒙古-蒙古危機-第4圖

2017年1月19日,蒙古烏蘭巴托郊外,一名男子正在修葺蒙古包的天穹式頂棚。

不穩定的政商環境

2015年11月,蒙古團結工會召開了一場新聞發布會,抗議礦工日益惡化的處境。礦工們擔心自己將因此失去工作。

“礦工的家人們正在挨餓。”工會主席以平靜的口吻說道。旋即,這場發布會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一幕。“為了我們的孩子,為了蒙古的人民!”這位主席說完此話,點燃了自己的衣領,瞬間變為一個火團。早在發布會之前,他已在身上澆滿了可燃液體。火焰躥到了天花板,濃煙彌漫整個發布會現場,手忙腳亂的人們最終用滅火器撲滅了他身上的火。被送至醫院時,這位工人領袖全身已有40%燒傷。

外國公司對蒙古大型礦產的投資,動輒被上升為政治事件。在蒙古國內,從不缺乏呼吁“將資源還給人民”或以環保為口號反對外國資本進入蒙古礦產的民間組織。

不穩定的政策環境同樣令外國投資者感到擔憂。2012年5月,蒙古國議會通過《戰略領域外國投資協調法》,將礦業、金融、媒體通信列為關系國家安全的戰略性領域,對外國投資者設置極為苛刻的限制,已簽訂的合同因此無法履行。

這直接導致大批外資公司撤離蒙古,其中包括大量中國公司,蒙古的外商直接投資額因此大幅下降。雖然蒙古國政府迅速于2013年10月廢除該法案,但未能挽回投資者的信心。如此的投資環境使得蒙古吸引外資能力逐年下滑,2011年蒙古國吸收了49.9億美元外商直接投資,至2015年吸收額僅剩2.2億美元。

2016年3月,在烏蘭巴托舉行的主題為“教訓、挑戰和應對”的經濟論壇上,時任總理賽汗比列格也批評一些政客打著愛國的旗號來阻止相關大型礦業項目的進展,影響了蒙古國對外來投資的吸引力。

除了民族主義情緒,蒙古高層不夠審慎的政治決策亦會影響到最大投資方的信任。去年11月下旬,蒙古邀請十四世達賴竄訪蒙古,導致中蒙兩國關系轉冷。中方對蒙古的“不智”做法采取了積極的反制措施,做出雙邊會議無限期推遲、雙方經濟合作暫停的舉措。

一個月后,蒙古國對外關系部長蒙赫奧爾吉勒在接受本國媒體采訪時表示,達賴喇嘛通過宗教途徑竄訪蒙古,其影響和后果超出了宗教范疇,對蒙中關系發展產生了負面影響,蒙政府對此表示遺憾。今年1月24日,蒙赫奧爾吉勒致電中國外長時重申了上述表態,并強調重視發展對華關系,將切實維護蒙中關系政治基礎,以實際行動推動蒙中關系改善。

在蒙古獲得的總計約55億美元的一攬子援助資金中,據IMF稱,中國央行將與蒙古國中央銀行續簽150億元人民幣的本幣互換協議,有效期至少三年。2月20日,受邀訪華的蒙赫奧爾吉勒在會見記者時說,蒙方感謝中國幫助蒙古克服經濟困難。

蒙古-蒙古危機-第5圖

2017年2月7日,蒙古烏蘭巴托市中心,不少人在路邊出售煤炭和木材。

經濟困境有望紓解?

盡管當前的蒙古政府表達了吸引外資的積極意愿,蒙古民眾對此仍憂心忡忡。“老百姓還是那個態度。”漢語教師倫扎向《鳳凰周刊》解釋說,“有人呼吁,我們不需要國外的投資商,每人捐一些錢幫助國家,沒錢的人就捐些物品。還有一些大學生,自愿拒絕國家補貼。”

倫扎的家庭收入穩定,受經濟停滯的影響并不大,但在這場危機中,他還是希望能為國家做點什么。他和家人決定盡量購買本國產品,而非進口商品。“我們認為,資金應該留在境內。”和許多蒙古人不同,倫扎并不抵觸外商投資蒙古的礦業。“我們需要外國公司,一個是技術,一個是質量。”

但隨即他話鋒一轉,開始抱怨說,“過去外國投資商的利潤太大了。”他回憶起自己做翻譯時的見聞,“我看到國外公司的合同,大部分是中國和俄羅斯的公司,他們的利潤太高了。大部分的合同都把70%的利潤給他們。這個(現象)一定要改。”

他承認,蒙古的法律和政策環境不穩定是導致外國公司要求高利潤的原因。“蒙古到現在都沒有《合同法》。很多中國投資商來蒙古被騙了,他們的投資缺乏保障,所以想著(短期內)把錢賺回來。”倫扎說,“國家應該給外國投資商提供長期穩定的收益保障,這樣我們才能五五分成。”

隨著大宗商品價格在2016年年底反彈,蒙古的經濟困境有望得到一定紓解。雖說經濟多元化才是這場危機的最終解藥,但這仍需大量的基礎設施建設和長期的努力。

作為援救一攬子計劃中的一部分,IMF向蒙古提供4.4億美元貸款。亞洲開發銀行、世界銀行和包括日本及韓國在內的其他雙邊合作伙伴,也將提供總計約30億美元的預算和項目支持。不過,IMF在聲明中強調,貸款協議意味著蒙古國必須強化銀行系統并實行財政改革,以確保與預算相關的規章制度得到落實。

在上一次大宗商品價格周期里,蒙古失去了建立一個穩定經濟環境的機會。隨著資源價格再次回升,加上國際社會的援助,蒙古或許可以珍惜這第二次機會。

本文節選自《蒙古危機》,原文刊載于《鳳凰周刊》2017年第7期,總第608期。

今日外蒙古面臨的困境 baidu
實體店面臨的困境  發展困境  困境  wto面臨的問題與困境  中國發展面臨的困境  老字號發展面臨的困境  面對困境  中小企業面臨的困境  當前中國經濟轉型面臨的困境  
最新加入:外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