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對東北女真族的統治

元代,曾經輝煌的女真族已由過去的統治民族降到被統治地位。女真和北方漢族、契丹人一樣,同被列為三等巨民,統稱漢人(可見漢化之深),被迫接受元統治者的嚴密控制。

下載PDF格式《?元代對東北女真族的統治

元代對女真區域的行政劃分:在東北女真族聚居區元代首先設立開元、南京二個萬戶府,之后義陸續設桃溫、胡里改、脫斡憐、斡朵憐、學苦江等萬戶府,“撫鎮北邊”,由蒙古人任達魯花動祥絲行統治、監視。至元初年,又增設了開元、愉品、合懶等路宣撫司。后來,從開元路分化出水達達路,女真以及烏蘇里江、黑龍江中下游的其他少數民族統由遼陽行中書省轄下的開元路、水達達路管轄。世祖中期,元政府又在東北增設海西、遼東道提刑按察司、巡防捕盜所等。其職能是“按治女直、水達達部”,以進一步加強對女真等族人民的統治。在蒙古統治東北的最初幾十年,女真人和漢、契丹等族人民一樣,不許扶弓矢,甚至狩獵等生產活動也受到限制,以防他們起來反抗。直到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由于元在東北的統治已趨穩定,加之需要女真等族人民貢納更多的珍貴毛皮,才“弛女直、水達達弓矢之禁”。

元代女真人的生活方式:元代聚居在“女直”地區的女真族人民,大多數仍繼續從事農業生產。這從《元史》有關這一地區因自然災害“傷稼”,以及元統治不得不減免一些租賦等記載中可以得到證實。水達達地區的居民,多數過著“逐水草為居,以射獵為業”的漁獵生活。不過,其中的女真人也有不少兼營農業的。比如,世祖時因“開元等路饑”,“水達達戶減青鼠二,其租稅被災者免征”。這些免征租稅者,顯然是半農業戶。此外,女真人中還有部分采金、采煉朱砂、水銀等手工業戶,以及專為驛站服務的站戶,等等。

元統治者對女真人民的剝削、壓迫是相當沉重的:從事農耕的女真族,和整個北方被統治人民一樣,要負擔很重的地稅、科差等賦稅、除交納糧食,布匹等實物稅外,也要交絲銀、體鈔等。還有一部分女真人被元統治者編制起來進行屯田。例如,世祖平定乃顏叛亂后,下令將“水達達,女直民戶由反地驅出者,押回本地,分置萬夫、千夫、百夫內屯田”。浦峪路屯田萬戶府,肇州屯田萬戶府內,也有一大批女真人。他們所受剝削壓迫更重,而且更無自由。對水達達地區,即“唐所謂羈糜之州”,元統治者也“皆賦稅之,比于內地”。從事漁獵的女真等族人民,要定期向統治者交納一定數量的貂鼠、水獺、海豹等毛皮,定期貢納海東青。

元代女真人的反抗:女真人民的搖役、兵役負擔也極為繁重。元世祖時曾連續對骨嵬島(今庫頁島)用兵,又兩次大規模出征日本,遭到失敗后還積極準備第三次出征。為此,多次征發東北女真等族人民從事各種工役。其中,伐木造船之工役最重。有時一次就要造數百艘船,因此征發的人數多,這勢必給人民帶來很大災難。平時,女真人民也要承擔采珠、轉運等各種雜役。淪為站戶的女真等族人民生活更苦,常常被逼得鬻賣妻子以應重役。元統治又不斷在女真族中征兵。如中統四年,在“女直、水達達及乞列賓地簽軍三千人”;至元四年,“簽女直、水達達軍三千人”;至元八年“簽女直、水達達軍”等等。這些被征者編為女直軍,有的屯戍于東北各地,有的參加出征,也有的被選派到大都、上都、和林等地充任侍衛軍。平時,女直軍有的要從事屯田,有的則隸民籍負擔沉重的租賦和搖役。

由于元統治者的剝削壓迫不斷加重,東北女真人民的生活很悲慘,常常面臨饑餓的威脅。所以,女真人民和元統治者間的矛盾一直很尖銳。1287年諸王乃顏叛亂時,“女直、水達達官民與乃顏連結”。乃顏被擒殺后,還有不少女真人繼續在乃顏余黨隊伍內活動,直到1293年,女直地區尚未安定。這些參與乃顏叛亂的女真人,有的可能是被裹脅參加,有的則是抱著乘機反抗元統治的目的參加的。乃顏及其黨羽被平定后,這些女真人有的被押送回原地,受到更加嚴密的控制,有的被編為專業漁戶,還有一批被強行發配到南方,在揚州等地屯田。元末農民大起義爆發之前,東北也和內地一樣,小規模農民起義經常發生,其中有些就是女真族人民起義。如至正八年(1348年),女真人鎖火奴自稱大金子孫于遼東起兵反元;不久,兀顏撥魯歡也稱大金子孫“作亂”。在此前后,由于捕海東青的煩擾,吾者野人和水達達居民也相繼起來反抗。這些起義雖然很快被鎮壓了下去,卻配合元末大起義軍給了元統治者沉重打擊。在明末,女真再次興起,閃亮登場,搖身一變,滿州大清。

?元代對東北女真族的統治 baidu
女真族在哪  女真族  現在還有女真族嗎  女真族是誰建立的  女真族為什么叫女真  金國女真族  女真族不是滿族  女真族和契丹族  女真族是哪個朝代  
最新加入: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