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突厥主義

泛突厥主義

下載PDF格式《泛突厥主義

首先指出泛突厥主義的短板,即歷史上從未出現統一的全部突厥語民族國家。還有,曾經煊赫一時的突厥汗國正是被同說突厥語的回鶻與唐朝聯合滅掉的。

目前仍有影響的泛突厥主義是在19世紀時的帝俄韃靼知識分子中萌發的,泛突厥主義與圖蘭主義有些相似。圖蘭低地地理位置是在伊朗的東北,咸海以東、以南的一塊平原。據傳說這里是一切突厥人的發源地。泛突厥主義認為圖蘭是突厥人的后代。圖蘭這個名稱是匈牙利人提出,但范圍更大,甚至還包括芬蘭。泛突厥主義是用來真對抵抗泛斯拉夫主義,主張通過教育和文化自治,團結使用突厥語的民族,復興突厥民族。在帝俄時代,中亞韃靼人受到大迫害。當時適逢歐洲正興起民族主義浪潮,因些,中亞的韃韃人也萌生出民族意識。泛突厥主義產生于19世紀80年代,先在歐洲東部地區沙皇俄國克里米亞、伏爾加河沿岸、阿塞拜疆的韃靼人中找到適宜生長的沃土,而后擴展于哈薩克人、土庫曼人、吉爾吉斯人和烏茲別克人和其他突厥民族,他們曾經都是突厥帝國的一部分。當時,在喀山韃靼人中,操突厥語族語言的商業資產階級有了很大發展,早于其他操突厥語族語言的民族走上適合于本民族特色的資本主義發展道路。為了反抗沙皇俄國民族壓迫的暴政,同俄羅斯壟斷資產階級和他們極力主張的泛斯拉夫主義相抗衡,泛突厥主義在韃靼人中間應運而生。目前主張泛突厥主義的國家有:土耳其、哈薩克斯坦、阿塞拜疆、俄羅斯韃靼斯坦等。泛突厥主義,又稱大突厥主義,是一種民族沙文主義思潮,主要受吹捧的是各個突厥語民族比如哈薩克人,烏茲別克人,阿塞拜疆人,吉爾吉斯人,維吾爾人等。泛突厥主義者主張所有操突厥語族語言的民族聯成一體,組成一個突厥斯坦。

沙俄后期,出生于帝國境內克里米亞貴族的伊斯馬依勒·普林斯基(1815~1914),是俄國泛突厥運動的終生思想鼓動家,有“泛突厥主義之父”的稱號。他先后創辦過《土庫曼報》和《譯文報》,大肆鼓吹泛突厥主義。在他們領導下,以泛突厥主義為指導,在俄國全境操突厥語族語言的諸民族中發起了“扎吉德”運動。“扎吉德”一詞乃“新的”之意。這一運動成為當時進步的韃靼資產階級及其追隨者們進行政治斗爭的一面旗幟,而且對于整個操突厥語族語言諸民族的資產階級也發揮著動員組織作用,從而為俄國泛突厥運動的展開奠定了基礎。他們主張俄國所有操突厥語族語言的諸民族,為了爭取民族復興,首先通過建立共同的、規范的語言和文化,而后通過建立統一的政治組織而在思想上、行動上聯合起來;既要同沙皇專制制度作斗爭,又要把全體民眾從泛伊斯蘭主義的愚昧中解放出來。但實際上,由于韃靼資產階級的軟弱性,不但沒有觸及沙皇的專制制度,而且到后來反而成為沙皇制度“奉公守法的臣民”。同時,隨著泛突厥運動在韃靼人中逐漸發展,除了對泛伊斯蘭主義偶爾有所攻訐以外,始終沒有同它劃清界限,而且兩者愈來愈緊密地交織在一起,表明了泛突厥主義的思想觀點同泛伊斯蘭主義的思想觀點在實質上是相通的。以后,隨著俄國處于司托雷平的反動時期,俄國加緊了對泛突厥運動的迫害,使得不少的俄國泛突厥主義者和泛伊斯蘭主義者紛紛逃往位于俄羅斯帝國南緣的、昔日地跨歐亞非三洲交界處的、處于瓦解邊緣的奧斯曼帝國的境內,與青年土耳其黨人密切配合,出版刊物,大肆鼓吹“泛伊斯蘭主義和泛突厥主義”思想。俄土戰爭爆發以后,他們更號召俄國國內穆斯林與奧斯曼帝國合作,對異教徒進行圣戰。這樣,發源于俄國韃靼人的泛突厥主義,就在奧斯曼帝國的伊斯坦布爾找到了擁護者和崇拜者,并在青年土耳其黨人的支持和推動下,逐步擴大了自己的影響。

我們要知道,泛突厥主義在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得到廣泛傳播并扎下根,決不是偶然的,因為這種思想正好迎合了奧斯曼土耳其買辦地主階級和資產階級的政治需要。1889年建立的青年土耳其黨,在政治上主張君主立憲制,妄圖建立一個由奧斯曼土耳其帝國來統治所有操突厥語族語言的民族、范圍從博斯普魯斯海峽到阿爾泰山、甚至從地中海延伸至太平洋的突厥大帝國,因而極力吹噓和鼓動泛突厥主義。

在土耳其,青年土耳其黨中央理事會成員孜牙·喬加勒甫(1876~1924)所著的《突厥主義原理》,就是一部狂熱鼓吹泛突厥主義的代表作。他說:“突厥主義意為發揚光大突厥民族。”說什么:“民族不是種族、血親、地理環境、政治和意志等的集團,而是一個由分享共同語言、宗教、道德、美學,也就是說受同樣教育的許多人組成的團體。”“惟一的結論是承認那些自稱‘我是突厥’的人為突厥人”。并且說:“突厥主義的遠期理想是‘土蘭’……‘土蘭’意為Tur,即突厥的后代”,“土蘭是所有突厥人的偉大祖國,它過去是個事實,將來也會成為事實”。宣稱:“將1億突厥人聯合成一個民族是突厥的極大愿望”。這些都充分暴露了奧斯曼帝國極力推行泛突厥主義的狂妄的政治野心。

有資料記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和大戰期間,由土耳其的資產階級政黨青年土耳其黨組閣的執政機構,便積極支持泛突厥主義者開展各種活動,致使各種泛突厥主義組織紛紛出籠。尤其是“突厥之心”這一組織活動時間較長,影響也大,直到1931年才被停止活動。俄國韃靼人尤素福·阿克舒拉,在“突厥之心”的機關刊物《突厥故鄉》上發表大量鼓吹泛突厥主義的文章,說什么“突厥世界是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具有明確的文化聯系和實際紐帶”,“突厥指的是所有源自突厥的人”,為他們妄圖建立突厥大帝國極力制造輿論。

可以推想,在這種野心勃勃的大沙文主義思想的驅使下,青年土耳其黨的決策人恩維爾等把泛突厥主義作為國策加以推行。他們設想以中亞的撒馬爾罕為首都,建立一個囊括地中海到太平洋沿岸的大帝國。他們建立秘密機關,建立以德國人馮·亨蒂希為首的特務組織,向有關國家進行滲透。僅在1915~1916年就向阿富汗、俄國和中國新疆地區(時值中國的北洋軍閥政府時期,1912~1927)派遣間諜,散發傳播“泛伊斯蘭主義和泛突厥主義”思想的小冊子上萬冊。他們還在中亞的布哈拉和高加索地區販運槍支,煽動操突厥語族語言的民族鬧事,這類活動也蔓延到中國新疆境內。不僅如此,他們還繼承了哈米德二世的衣缽,實行民族迫害政策,對馬其頓人、亞美尼亞人、阿爾巴尼亞人和阿拉伯人進行大規模屠殺。他們還投靠德國,企圖借助德國力量在世界上推行泛突厥主義,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同德國結成同盟,終于落得一個可恥的失敗下場。

在1923年,穆斯塔法·凱末爾領導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取得勝利,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國。凱末爾說:“伊斯蘭團結和圖蘭主義都不能成為我們的原則和必然政策”,并于1926年取締了青年土耳其黨這個組織,使泛伊斯蘭主義和泛突厥主義再次遭受了沉重的打擊。但是,“泛伊斯蘭主義和泛突厥主義”的反動思想并未遭到清理和批判,時沉時浮,并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其思想影響和各種形式的宣傳、滲透活動一直延續至今。泛突厥主義仍然是現代中西亞恐怖主義思潮的根源之一。

補充一點,當今泛突厥主義鼓吹的民族共同體,實際上分屬不同的人種,東部基本屬黃色蒙古人種,西部為印歐白色人種。這些不同的人種由于各種歷史原因,放棄了自己本來的語言,改用了突厥語系,并且種族間進行了廣泛的混血。若依血統來論,西部的土耳其人,它的斯拉夫、希臘、阿拉伯成分要遠超最初的突厥,只能算是一個說著突厥語的白種混血種族。

泛突厥主義 baidu
77漢族八義士  土耳其的突厥主義  俄羅斯的泛突厥主義  泛朝鮮主義  泛中華主義  土耳其恨中國的根源  泛漢族主義  中國沙文主義嚴重  漢族極端主義  
最新加入: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