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是怎樣伊斯蘭化的?(亂世紛爭及突厥化的蒙古人推動伊斯蘭化)

新疆回鶻同族之間的圣戰

下載PDF格式《新疆是怎樣伊斯蘭化的?(亂世紛爭及突厥化的蒙古人推動伊斯蘭化)

十世紀新疆,在喀喇汗王朝同于闐王國的戰爭中,由于位于新疆吐魯番的高昌回鶻支持于闐,因此與同為回鶻人國家的喀喇汗王朝的關系逐漸惡化,喀喇汗王朝對信仰佛教的高昌回鶻人恨之入骨。

現在只剩下高昌人民獨自奮戰了。。唇亡齒寒

喀喇汗穆斯林和高昌回鶻佛教徒戰爭
喀喇汗穆斯林和高昌回鶻佛教徒戰爭

新疆 吐魯番 高昌古城

新疆 吐魯番 高昌古城
新疆 吐魯番 高昌古城

喀喇汗國穆斯林馬哈茂德·喀什噶里在他的《突厥語詞典》(伊斯蘭世界綜合性知識叢書巨著)中,就稱不信仰伊斯蘭教的高昌回鶻人是“最兇惡的敵人”。喀喇汗王朝在滅亡于闐王國后不久,就發動了對高昌回鶻的“圣戰”,回鶻人開始了兄弟相殘。

但高昌回鶻不那么好對付,喀喇汗王朝的大汗艾哈邁德御駕親征,率軍從八拉沙袞(在今哈薩克斯坦托克馬克一帶)出發,越過伊犁河,攻入高昌回鶻境內。

高昌回鶻
高昌回鶻

高昌回鶻出兵迎擊,打退了入侵之敵。1017年,高昌回鶻發兵30萬,跟蹤追擊。患病的艾哈邁德抱病組織人馬進行反擊,打敗了因長途奔襲而疲憊的高昌回鶻軍隊。艾哈邁德又親自率軍反擊,并再次攻入高昌回鶻境內。攻入高昌回鶻境內的喀喇汗王朝軍隊,對被視為“盜賊和惡狗”的回鶻同胞兄弟進行了殘酷的殺戮:

“我們進行夜襲,我們四周包圍,我們斬去其額發,我們砍殺孟拉克(高昌回鶻地名)人。”

——《突厥語詞典》

吐魯番高昌古城
吐魯番高昌古城

喀喇汗王朝的軍隊在高昌回鶻,就像在于闐一樣,大肆進行文化毀滅:

“我們如潮水而至,攻陷了大小城池,佛像廟宇全搗毀,給菩薩拉屎撒尿。”

——《突厥語詞典》

喀喇汗王朝穆斯林和今天破壞巴米揚大佛的塔利班一模一樣,千年未變。

吐魯番高昌古城佛洞中被抹去臉面的佛像。

佛洞中被抹去臉面的佛像
佛洞中被抹去臉面的佛像

頑強的高昌回鶻對入侵的喀喇汗王朝軍隊進行了堅決的反擊。正當戰爭進行中,艾哈邁德大汗病情加重,喀喇汗王朝不得不撤軍停戰,對高昌回鶻的這次“圣戰”無果而終。

伊斯蘭的捍衛者喀喇汗王朝對高昌回鶻王國的戰爭結束后不久,喀喇汗王朝因內部矛盾重重,分裂為東、西兩個政權,陷入了無休止的內爭,無力再發動對外的“圣戰”。

此時,高昌仍然強大,“東起哈密,北至伊犁河,西至阿克蘇的冰達板,南接于闐”的高昌回鶻王國仍然盛行佛教。信仰佛教的高昌回鶻王國與信仰伊斯蘭教的喀喇汗王朝并立天山南北,北疆以佛教為主、南疆以伊斯蘭教為主。但是,佛教的末日已經不遠了。

分裂后的喀喇汗王朝與高昌回鶻

分裂后的喀喇汗王朝與高昌回鶻
分裂后的喀喇汗王朝與高昌回鶻

盡管喀喇汗已提前向高昌同胞宣告了佛教的窮途末路,但捉弄人的歷史又喜劇性地推出了一個大翻轉,讓河中地帶那些洋洋自得的突厥穆斯林們瞠目結舌。1124年,被宋朝與金國兩面夾擊的遼國即將滅亡,此時效力于遼天祚帝的耶律大石率兵出奔,在新疆建立西遼。

由于來自中原北方的契丹人在遼國時期就已與中原政權有頻繁來往,軍事政治制度早已漢化,相比與中原已多年未有接觸的諸突厥部族政權更為先進高效,受華夏影響的東方契丹佛教徒完勝受波斯和伊斯蘭文明影響的突厥穆斯林,耶律大石的軍隊在新疆所向披靡,基本沒有遭到激烈抵抗便成功立國,高昌回鶻在內的諸多突厥政權很快臣服于西遼。

1129年,初來乍到的耶律大石,和穆斯林對視,我沒有退路,我要生存。

1129年,初來乍到的耶律大石
1129年,初來乍到的耶律大石

1137年,強勁的西遼帝國

西遼帝國
西遼帝國

西遼隨后進行西征,毫不留情地攻滅西喀喇汗王朝,又在河中地區不留情面地擊敗西喀喇汗的宗主國——塞爾柱帝國,遏制了伊斯蘭教在新疆和中亞的進一步傳播。這可就厲害了,穆斯林東進的步伐被牢牢擋住了!并且,你們這些穆斯林還得聽命于我,我才是老大!

然而西遼當了幾十年老大之后,東邊的蒙古興起了。西遼因處于中亞這一亞洲十字路口而常年戰爭不斷,東面要抵御金國,西面要提防波斯和塞爾柱,間接阻礙了社會經濟的發展。到1218年,西遼已日暮西山,乃蠻人屈出律帶領西遼無力對抗來勢洶洶的蒙古軍隊,不久便投降。

蒙古在1208年至1223年間的擴張。

蒙古在1208年至1223年間的擴張。
蒙古在1208年至1223年間的擴張

一代天嬌成吉思汗在征服西域后,把新疆分封給了他的次子察合臺,建立察合臺汗國。察合臺汗國前期,蒙古統治者遵守成吉思汗的法令,對各種宗教一視同仁,不強制推行任何宗教。

分裂后的帝國

分裂后的帝國
分裂后的帝國

但是好景不長,到了1353年,禿黑魯帖木兒汗接受了伊斯蘭教,改變了祖先所定的宗教政策,成為新疆地區第一位加入伊斯蘭教的蒙古大汗。

禿黑魯帖木兒汗入教伊始他就強迫蒙古王公大臣皈依伊斯蘭教,接著又在穆斯林突厥家族支持與配合下,在全汗國境內強制推行。不久,阿力麻里就有16萬蒙古人集體加入了伊斯蘭教。也就是全部的蒙古人都變成了穆斯林。

禿黑魯帖木兒汗的伊斯蘭陵墓

禿黑魯帖木兒汗的伊斯蘭陵墓
禿黑魯帖木兒汗的伊斯蘭陵墓

由突厥和蒙古的先后綠化,可見伊斯蘭教的強大感召力。在禿黑魯帖木兒汗的支持下,名為“庫車伊斯蘭社團”的伊斯蘭教組織進入庫車,強迫當地佛教徒改宗伊斯蘭教,躲過喀喇汗,躲不過蒙古人。庫車的佛教徒進行了頑強的反抗,舉行了暴動。禿黑魯帖木兒汗很快派兵鎮壓了暴動。“庫車伊斯蘭社團”乘機對庫車的佛教徒進行了殘酷的迫害,對佛教文化進行了毀滅性的破壞(還是參考巴米揚大佛被毀)。

此時新疆僅存的主要佛教重鎮

新疆僅存的主要佛教重鎮
新疆僅存的主要佛教重鎮

一處被毀壞得面目全非的佛教壁畫。

被毀壞得面目全非的佛教壁畫
被毀壞得面目全非的佛教壁畫

突厥蒙古穆斯林強迫佛教徒改宗伊斯蘭教,對抗拒者則大肆屠殺,迫使佛教徒被迫加入伊斯蘭教;他們拆毀佛教寺院,搗毀佛像,焚燒佛教經典,具有一千多年歷史的庫車佛教文化幾乎被破壞殆盡。繼于闐之后,新疆的又一個佛教中心就這樣在血與火的清洗中湮滅了。察合臺禿黑魯帖木兒汗的后裔都把伊斯蘭教作為維護蒙古人統治和進行擴張的工具。

新疆克孜爾千佛洞內遭到損毀的壁畫

新疆克孜爾千佛洞內遭到損毀的壁畫
新疆克孜爾千佛洞內遭到損毀的壁畫

佛教的災難還在后面。黑的兒火者汗在執政后不久,就發動了對高昌吐魯番的“圣戰”。在攻占吐魯番后,狂熱的突厥蒙古穆斯林士兵對佛教徒進行了血腥屠殺,對佛教文化進行了徹底的破壞(參考巴米揚大佛)。

后世近代出土的古代文獻往往帶有人為破壞的痕跡,有的是被撕毀的,有些則是被焚燒過的。而這些被燒剩的殘卷,多是當時穆斯林軍隊放火焚燒寺院時,因房屋或院墻倒塌被壓在下面才幸爾保存下來的。

新疆佛教壁畫
新疆佛教壁畫

觸目驚心!在一些佛教寺院遺址里,還發現無數被撕得粉碎的佛教典籍浸泡在被殺僧侶的血泊中,經過幾百年已凝結成硬如石塊的東西,旁邊還有缺頭斷足的尸骨。

繼突厥之后,蒙古也充當了伊斯蘭教無堅不摧的急先鋒。接替黑的兒火者汗位的穆罕默德汗又是一個極端狂熱的伊斯蘭教推行者,他規定,所有的蒙古人都必須接受伊斯蘭教,遵守教規,按時禮拜,并要帶上“纏頭巾”,違者嚴加懲處(突厥、蒙古為什么篤信伊斯蘭?)。

今日塔克拉瑪干沙漠中一處佛寺的廢墟

塔克拉瑪干沙漠中一處佛寺的廢墟
塔克拉瑪干沙漠中一處佛寺的廢墟

蒙古突厥穆斯林人的懲罰措施極其嚴厲,包括把馬蹄鐵釘入犯者的頭顱骨。察合臺汗國的各族人民在這種嚴刑峻法的逼迫下,最后都被迫接受了伊斯蘭教,并逐漸融合到維吾爾等民族中去了。

到了16世紀初,晚來的伊斯蘭教最終將早到的佛教勢力排擠出哈密,從此佛教在新疆再也沒有了立足之地。至此,伊斯蘭教自傳入以來,經過6個多世紀的傳播,最終取代佛教成為新疆地區的主要宗教,新疆被徹底伊斯蘭化。

出了哈密再向東,就退到甘肅了

昔日曾經的千年千里佛國已蕩然無存,無數宏偉的佛寺如今已是廢墟,僧侶們的“南無阿彌陀佛”誦經聲回響不再,今朝只可聞阿訇們的“安拉胡阿克巴”宣禮。法輪已逝,新月已升,令人傷感。

伊斯蘭教的分布及比例

伊斯蘭教的分布及比例
伊斯蘭教的分布及比例

補充一點,伊斯蘭教是嚴格的一神教,而佛教實質上是一種無神論,不管歷史上兩種宗教當初以何種方式進入我國新疆,最后又因何種原因消失無蹤,進入現代世俗化社會之后,決定新疆哪個宗教興盛與否的都是中國新疆人民自己的意志。并且兩種宗教的最終目標都是回答我們從哪里來,我們要去哪里,我們應該如何去,倡導人向善,而非行惡,宗教間需要的是互相尊重與包容,而非執念于曾經的芥蒂和鎮壓。在今天,新疆佛教信養的蹤跡已經很難找到,你會認為歷史已證實了佛教和伊斯蘭教孰優孰劣嗎?視角不同,會有不同的評判。

新疆是怎樣伊斯蘭化的?(亂世紛爭及突厥化的蒙古人推動伊斯蘭化) baidu
最新加入:伊斯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