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對陜甘戰亂的鎮壓

1862年5月,清廷命令多隆阿督辦陜西軍務,可是多隆阿的部隊在途中被太平軍所阻,清廷于是另派勝保帶兵入陜。勝保被回軍擊敗,卻謊報戰勝,清廷只好再命多隆阿進兵陜西。多隆阿于十一月抵達潼關后,勝保就被清廷解職及逮捕回北京審訊,由多隆阿負責在陜西與回軍作戰。1863年二月,多隆阿攻占回軍在同州的兩個重要據點羗白鎮和王閣村,九月攻占蘇家溝和渭城灣,殺死敵軍一萬七千多人。至此陜西回軍被迫向甘肅撤退。多隆阿又攻擊當地“順天軍”藍大順部,1864年4月1日,多隆阿收復盩厔,進城時遭流彈擊中,5月18日傷重不治而亡。

下載PDF格式《清朝對陜甘戰亂的鎮壓

回族起事后,大量漢族從鄉間逃入有清軍和民團防守的城市逃避殺戮。1863年正月,回軍攻陷固原城,“城內官民男婦共死者二十余萬人”。1863年8月,回軍攻陷平涼府城,“官員死節者百余,士民死者數十萬”。1863年10月,回軍在寧夏府城屠城,“漢族十余萬被屠殆盡”。同月馬化龍的回軍進攻靈州城,有城內回族作內應而攻陷靈州城,“屠戮二萬余人”。同年鞏昌府“城內回族二千余人,俱為漢族殺盡”。1864年二月,回軍攻陷渭源縣城,“屠毒生靈以數萬計,滿城官員皆死之”。

陜甘回亂-陜甘戰亂,人口銳減2000萬!-第2圖

戰時膠著

多隆阿死后,清廷任命楊岳斌為陜甘總督接手鎮壓回軍。陜甘地區此時除了戰亂更有旱災,境外接濟又不足,當地清軍糧餉短缺,多次發生嘩變,楊岳斌無法解決問題,遂于1866年請辭,清廷改派左宗棠接任陜甘總督。1866年,回軍攻陷靖遠縣城,“漢人死者男婦約十萬”。1867年4月,回軍攻陷合水縣城,“人民殺斃餓死者十有六七”。

回軍敗亡

左宗棠接任陜甘總督后,認為“進兵陜西,必先清關外之賊;進兵甘肅,必先清陜西之賊;駐兵蘭州,必先清各路之賊”。左宗棠首先進攻捻軍,1868年西捻軍被平定后,左宗棠回到陜西進攻回軍。有鑒于前任楊岳斌因糧餉不足而一籌莫展,左宗棠計劃推行屯田,以及從外地買糧運入陜甘。左宗棠的軍隊大量配備西式槍炮,是后來成功消滅各地回軍的重要原因。左宗棠派劉松山進攻陜北,1868年十二月,劉松山軍擊敗以陜北為根據地的漢人武裝董福祥軍,董福祥遂率領部眾逾十萬人歸降,劉松山擇其精銳編成清軍三營加強兵力。

陜西

陜西回族武裝在甘肅東部成立了“十八大營”,反擊陜西。1866年回軍退守甘肅。陜西回軍馬正和、白彥虎等部以董志原(今甘肅寧縣)作為主要根據地,總兵力約二十萬人。1869年2月,左宗棠軍攻占董志原,收復慶陽,是役回軍損失超過二萬人,至5月已肅清陜西境內的回軍。陜西回軍向甘肅北路回軍馬化龍部的根據地金積堡撤退。

寧夏

左宗棠派劉松山從陜北向金積堡進軍,追擊陜西回軍,另派雷正綰等從董志原等地向固原進軍作為支援。馬化龍在1866年向清朝請降后,仍然保留武裝,繼續經營以金積堡為中心的地盤,并援助其他回軍。左宗棠認定馬化龍不是真心歸順朝廷,馬化龍也知道左宗棠軍不懷好意,亦增購軍火彈藥和加強防御工事備戰。1869年8月,劉松山進攻靈州一帶的回軍。馬化龍此時面對清軍逼近金積堡,求和不成,又重新反叛。1869年9月,馬化龍的回軍在靈州屠殺漢族十余萬人,而漢族的財產及婦女被回軍據為己有。同月劉松山攻占靈州。劉松山繼續向金積堡進攻,遇到抵抗清軍的回族堡寨時,經常在攻破后即不分軍民全部屠殺。1870年正月,劉松山戰死。回軍乘機反攻,再次進入陜西境內。左宗棠起用劉松山的姪兒劉錦棠接掌劉軍,繼續進攻金積堡。1870年3月,陜西境內的回軍又被肅清。在清軍的封鎖下,金積堡糧食短缺,遂放出平民向清軍投降以減少糧食消耗。1870年11月,堅守金積堡多時的馬化龍糧盡援絕,向清軍投降。馬化龍投降時承諾交出全部軍械,其后清軍以在金積堡內掘出馬化龍私藏的大批洋槍為名,左宗棠在1871年正月處死馬化龍,并殺死他的親屬及部眾約二千人,其他投降回族則被分開押往不同地點安置。

河州

1871年左宗棠進駐甘肅。陜西回軍殘部從金積堡逃到河州,后來再逃到西寧。1872年4月河州回軍頭目馬占鰲投降,被左宗棠編入清軍。

西寧

左宗棠下一目標是盤據西寧的馬桂源、馬本源兄弟。1872年10月,清軍收復西寧城。1873年2月,馬桂源、馬本源被俘,后被處死。以白彥虎為首的殘余回軍被迫退出青海。白彥虎逃到新疆投靠阿古柏,后來又逃至沙俄并最后死于俄國。

肅州

1873年9月,甘肅西北部肅州回軍首領馬文祿在堅守肅州城兩年后也接近糧盡,向左宗棠投降。肅州城曾經有漢族三萬余人,經歷回軍殺害精壯、擄掠婦女后,到清軍收復時只剩下老弱者一千多人。左宗棠在同月處死馬文祿,清軍并殺死投降的回軍一千多人及城內除老弱婦女外的殘余回族數千人,同治陜甘回族起事就此告終。

陜甘回亂-陜甘戰亂,人口銳減2000萬!-第3圖

清廷的善后措施

清政府在嚴厲鎮壓回族暴動的同時也對放棄武裝的回族進行一定安撫綏靖處理,其目的是為了維持陜甘地區穩定,防范回族再次暴亂。其善后措施主要有:

左宗棠安置投降回族時,把他們與漢族分隔安置,避免回漢雜居,并且分散安置。清政府限制被遷移的回族不得遷回原居地,回族如需遠行,需要向官府申請“路票”,限期返回。

馬化龍降而復叛,終為左宗棠所殺。馬占鰲因為在“新路坡”戰斗中打死了左宗棠悍將傅先宗、徐文秀,并使進駐新路坡的四十營湘軍全部潰散,一戰成名。戰勝后的馬占鰲派自己的兒子馬七五等十名戰將的兒子—“十少爺”—赴定西左宗棠中軍大營請降。接下來,馬占鰲、馬海晏等十二名首領親赴蘭州,夜宿在銹河沿清真寺。在去見左宗棠時,馬占鰲還專門身帶鐵鎖,以示負荊。而左宗棠不但去了他的夾鎖,還與他徹夜長談,夸他“明大義,懂軍事”,為馬占鰲網開了一面,沒有像其它地方一樣進行嚴厲的善后。

從此,馬占鰲換來了西北馬氏七、八十年的“世襲軍閥”,馬家軍左右中國西北政局一直到1949年才結束。第一集團就是馬占鰲和他的后人馬七五(左宗棠親自為馬七五改名為馬安良)、馬廷勷,三代三人。第二集團就是馬海宴家族,他的后人馬麒及馬步芳、馬步青,三代五人,成為“青馬”,世代鎮守西寧。第三集團就是馬千齡家族,成為“寧馬”,他的后人們就是馬鴻賓、馬鴻逵。

戰亂對人口的影響

這場戰亂極大地改變了陜甘兩省的民族分布(包含同治年間由陜甘抽調鎮壓各路叛軍后的死亡與失蹤人口的總和)。據《中國人口史》一書的統計,戰爭前的咸豐十一年(1861年),甘肅(此時的甘肅包括今寧夏回族自治區和青海省西寧市海東地區)全省人口總數約為1900萬人,戰后的光緒六年(1880年)人口僅存495.5萬人,人口損失約1400萬人,兩個民族都遭受嚴重損失。損失比例為74.5%。陜西人口在咸豐十一年(1861年)有1394萬,從同治元年(1862年)到光緒五年(1879年)的17年間銳減至772余萬,人口損失總數高達622萬,大約占戰前人口總數的44.6%。17年中,因戰爭原因造成的人口損失約有520.8萬,在全部損失人口中所占的比例高達83.7%,而災荒期間損失的人口不過101.2余萬,占全部損失人口的比例僅有16.3%。回族在這次戰亂中的損失也相當大。戰亂過后,陜西省原有的約200萬回族最后僅剩下西安城內和陜南的2-3萬與其他6萬余安置于平涼、涼州的投降人口。甘肅省回族在戰爭中死亡失蹤超過十分之八的人口,漢族也死亡失蹤近十分之七。

清朝對陜甘戰亂的鎮壓 baidu
清朝陜甘總督  清朝陜甘總督有哪些人  清朝最后一任陜甘總督  清朝歷任陜甘總督  陜甘總督升允  陜甘總督勒爾錦  陜甘巡撫  陜甘總督最后一任  清代歷任陜甘總督名單  
最新加入:穆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