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陀人恢復大唐

沙陀人李存勖滅梁后,沒有按一般的傳統以自己的王號“晉王”作為一個新朝代的稱號,而是采用“唐”作為國號,且在滅梁之前,一直延用唐昭宗時的“天祐”作為年號。之所以這樣,都是為了收買人心提高號召力。
沙陀-唐亡后,為啥沙陀人要恢復大唐的國號?-第1圖

后唐,五代政權之一,它取代了后梁,由晉王李存勖(即后唐莊宗)所建立,定都洛陽,歷三世四帝,共十四年。后唐要追溯到唐朝末年李克用的時代,沙陀族{西突厥別部,即沙陀突厥,唐貞觀間居金莎山(今尼赤金山)之南,蒲類海(今新疆巴里坤湖)之東}出身的李克用因功受封河東節度使,駐守太原,唐大順二年(公元891年),李克用被冊立為晉王,建立晉國,定都太原。唐天祐四年(公元907年),朱溫篡唐建梁。由于李克用曾被后來的梁太祖朱溫有意暗殺,在其突圍脫身后,遂與朱溫誓不兩立。因此,梁朝建立后,晉國全面獨立,成為北方最大的割據政權。唐天祐五年(李氏繼續使用大唐年號),李克用去世,長子李存勖繼位。后唐同光元年(公元923年),晉王李存勖在魏州(今河北大名縣)稱帝,改國號大唐,史稱后唐。讓人意外的是,大唐王朝滅亡十六年后,竟讓一個被賜姓李的沙陀人給恢復了。同年底,滅梁,定都洛陽。清泰三年(公元936年),石敬瑭稱帝建立后晉,并以燕云十六州為代價,借助契丹兵攻入洛陽,公元937年,后唐滅亡。

下載PDF格式《沙陀人恢復大唐

李存勖,李克用長子,小名亞子。自幼喜歡騎馬射箭,膽力過人,為李克用所寵愛。少年時隨父作戰,十一歲就與父親到長安向唐廷報功,得到了唐昭宗的賞賜和夸獎。成人后,狀貌雄偉,稍習《春秋》,略通文義,作戰勇敢,尤喜音聲、歌舞、俳優之戲。當時,軍閥混戰、占據河東的李克用常被控制河南的朱全忠(即朱溫)牽制圍困,因兵力不足,地盤狹小,李克用非常悲觀。李存勖勸說其父:“朱全忠恃其武力,吞滅四鄰,想篡奪帝位,這是自取滅亡。我們千萬不可灰心喪氣,要積蓄力量,等待時機”。李克用聽后大為高興,重新振作起來,與朱全忠對抗。

唐天祐五年(公元908年)正月,李克用病死,李存勖于同月襲晉王位。辦完喪事,他就設計捕殺了試圖奪位的叔父李克寧,并率軍解潞州(山西上黨)之圍。李存勖認為潞州是河東屏障,潞州對河東非常重要,他率軍從晉陽出發,乘大霧突襲圍潞梁軍,結果大獲全勝。李存勖的用兵使朱全忠大驚,他說:“生子當如李亞子,克用為不亡矣!至如吾兒,豚犬耳!”(見《資治通鑒》)潞州圍解,河東威振,控制鎮州的三容和控制定州的王處直見形勢驟變,動搖了附梁的信心,遂與李存勖結盟,共同對付后梁。后梁為了保護河北,出兵再戰,雙方在柏鄉又展開了一場血戰。柏鄉之役,晉軍有周德威等三千騎兵和鎮州、定州兵;梁軍有王景仁率的禁軍和魏博兵八萬。戰役開始,李存勖采用周德威建議,引誘梁兵出城,聚而殲之,晉軍主動后撤。梁軍主將王景仁果然上當,傾巢而出。晉軍抓住機會,以騎兵猛烈突擊梁軍,周德威攻右翼,李嗣源攻左翼,鼓噪而進。這時晉軍李存璋率領的騎兵大隊也趕上,梁軍丟盔棄甲,死傷殆盡。這一仗,使梁軍喪失了對河北的控制權,之后,朱全忠一聽晉軍,談虎色變。而李存勖卻息兵行賞,任用賢才,懲治貪官,寬刑減賦,進一步安定了河東局勢。由是,河東大治。

李克用臨死時,交給李存勖三支箭,囑咐他要完成自己未竟的三件大事:一是討伐劉仁恭與子劉守光,攻克幽州(今北京一帶);二是征討契丹,解除北方邊境的威脅;三是要消滅宿敵朱全忠。李存勖將三支箭供奉在家廟里,每臨出征就派人取來,放在精制的絲套里帶著上陣,打了勝仗,又送回家廟,表示完成了任務。梁開平五年(公元911年),李存勖在高邑(河北高邑縣)打敗了朱全忠親自統帥的五十萬大軍。接著,攻破燕地,將劉仁恭活捉回太原。九年后,他又大破契丹兵,將耶律阿保機趕回北方。并于梁龍德三年(公元923年),攻滅后梁,統一北方。經過十多年的交戰,李存勖基本上完成了父親遺命。同年四月,李存勖在魏州(河北大名縣西)稱帝,國號大唐,不久遷都洛陽,年號“同光”,史稱后唐。

李存勖滅梁后,沒有按一般的傳統以自己的王號“晉王”作為一個新朝代的稱號,而是采用“唐”作為國號,且在滅梁之前,一直延用唐昭宗時的“天祐”作為年號。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李克用、李存勖父子心中始終有一個最高理想,就是復唐。

李家本是沙陀族,本姓朱祁,先祖朱祁赤心為大唐戍邊立有戰功,被唐懿宗賜李姓,李克用又因在剿滅黃巢之亂中戰功顯著,而被加封晉王,并得到了河東節度使的職務。李克用認為自己受大唐恩典太多,無以為報,只有拼命效忠。而且因為得賜李姓,又獲王爵,故而以李唐家人自居。這種意識形態,也傳染給了李存勖,在李存勖看來,自己就是李唐的傳人,復唐就是復自己國家。所以在各路諸侯都對朱溫篡唐冷眼旁觀,甚至趁機取利的時候,唯有李克用、李顧勖父子,不計代價的拼命進攻后梁,直到最后徹底滅亡梁朝為止。

李存勖還是個十一歲的孩子時,曾隨父親去向唐昭宗報功,昭宗很喜歡李存勖,賜給他翡翠盤等珍寶,并撫摸著他的背說:“這孩子與眾不同,將來富貴了,可不要忘記大唐啊。”或許就是在這一時刻,幼小的李存勖已經將自己與大唐聯系在一起了。

大漢王朝被王莽篡國后,是劉氏旁系漢光武帝劉秀復漢的。而被后梁滅亡十七年的大唐,又“復國”了,而且是由被賜李姓的沙陀人恢復的,李存勖認為自己可以與光武帝相提并論,非常得意。當李存勖進入洛陽時,那些曾經為大唐效命后又歸降梁朝的大臣們,都跪在他的馬前說:“我們從前是大唐的臣子,后不幸被偽朝裹脅,如今又能重新為大唐復興效力,就是死也值得了。”李存勖則說“我二十年來浴血爭戰,就是為讓大家不再憂愁,現在都官復原職去吧。”李存勖建立的后唐是五代當中疆土最大的一個王朝,它不僅占據了原來后梁的全部疆土,還占有了關中、漢中、兩川等地區。當李存勖滅亡前蜀的時候,南方諸國無不震恐,都以為大唐真的“復活了”,自己也要像蜀國一樣被“大唐”統一。沙陀人李存勖恢復大唐,就是為了收買人心提高號召力。

沙陀人恢復大唐 baidu
沙陀人  沙陀人石敬  沙陀人是現在的什么人  五代沙陀人  沙陀人與吐火羅人  鐵勒人沙陀人  昭武九姓與沙陀人  柴榮是沙陀人  宋朝沙陀人  
最新加入: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