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藏區之旅(1867年一個歐洲人探尋商路札記)

成都藏區之旅(1867年一個歐洲人探尋商路札記)(摘譯)

下載PDF格式《成都—藏區之旅(1867年一個歐洲人探尋商路札記)
藏區
藏區

1856年中英法俄政府簽訂了《天津條約》,外國人從此深入中國內地,包括可以到內地游歷。開放了長江沿岸的一些城市,其中有長江中上游的沙市與重慶,外國商船可以在長江各口岸自由航行。斯時印度東北地區阿薩姆已成為英屬印度聯邦成員之一,1862年下緬甸成為成為英屬印度緬甸省,并取得在緬甸在伊洛瓦底江航行和貿易權,緬甸與印度的貿易通道正在積極建立。地緣政治的變化,凸現了中國西南地區陸上交通之重要性。從滇緬、藏印打通與中國內地通道、連接長江航道的必要性日益顯現,將英屬印度聯邦與中國內地長江的航運交通連接起來,無疑將創造一個商貿交通奇跡。在呼聲日益高漲的激勵下,從19世紀下半葉開始,出現了英國人在緬甸八莫與大理之間的一次官方性質的探路活動(1868年)。藏印一途早期的主要探路者即是本文作者Cooper古柏(1839-1878)。

古柏在四川西藏印度之間的探路活動始于1867年。1859—1861年古柏在印度商會任職,在此之前曾在澳洲旅游。古柏1863來到上海,曾參與了英軍協同清軍抵抗太平軍守衛上海的戰斗。1867年古柏接受上海一個歐洲商人團體的委托,為了更方便英國與中國的茶葉貿易,需要尋找一條在中國和印度之間更短更直接的通道,而在19世紀70年代向歐洲商人開放的通道只有通過拉薩。庫柏在中國譯員菲利普的陪同下,開始了他的旅程。他從上海溯長江到重慶,抵達成都后進入藏區,次年沿理塘巴塘縣南下,進入大理途中被阻。一年以后,古柏作為印度商會的政治署專員,又為英國加爾各答商會尋求前往中國的陸上通道,遂經印度加爾各答到阿薩姆,準備試探阿薩姆聯通理塘、巴塘的路線,但在西藏中方一側受阻。并于1871年出版了有關探路活動的游記《從中國陸地到印度游記》一書。古柏的游記是19世紀下半葉至20世紀初西方人在中國與藏印之間沿茶馬古道探路游記的先驅之作,較之1911年初版的英國另一著名的探路游記《云南:連接印度和揚子江的鎖鏈》(2000年譯成中文本,云南教育出版社)的作者戴維斯在中國西南地區的探路活動,早了二十余年。

古柏的職業生涯先后在印度、中國上海、藏區度過,對中國西南茶馬古道線路非常熟悉。他在《從中國陸地到印度游記》一書中有關修筑從印度連通中國內地的鐵路提議中,強調了修筑從印度東北阿薩姆薩蒂亞至西康巴塘的印康鐵路的價值,認為與四川密切相連的印藏貿易有非常重要的經濟價值。本文對茶馬古道沿途漢區、藏區的商貿與民族風俗都有記載描述,從中也許可以折射出古代商路的貿易情形。文中涉及了清末現代化對中國內地成都以及藏區的影響,藏區藏人的風俗習慣,尤其藏族年輕女子的活潑可愛以及宗教信仰,其史料價值不容忽視。如果其中有的描寫有失片面,讀者自可依據事實和歷史資料加以判斷。

附記:1878年庫柏在緬甸得到一個新的職務,赴任時在中緬邊境附近的八莫被一個歐洲軍團的印度士兵殺害,時年三十九歲。

成都印象: Paris de la Chine (中國巴黎)

為了取得去西藏的簽證,我不得不在成都等上幾天。時間自由,我決定在菲利普的陪同下去認識這座城市,我戴上一副大眼鏡做掩護。我們很快去了城里一條主要的街道之一,沿路發現眾多的藥材店鋪,到處都彌漫著麝香味兒。這是本地商人從西藏運來的大批量藥材,甚至還有鹿角,然后從這兒銷往重慶。

成都被人稱之為中國巴黎Paris de la Chine )真是名副其實。此地商業繁榮,沿街店鋪林立,里面擺放著大量的各種商品。常駐該城的大批官員們是樂此不倦的顧客,他們生活闊綽,如同貴族一般,這是我在中國其他城市沒有引起注意的現象。這兒的綢緞鋪、縫衣鋪以及書店多得令人驚異。如果我們以顧客來衡量,看著很多依著整齊的人在書店里進進出出,那就可以肯定地說文學在此地受到相當的重視。

成都位于富裕的平原中心,城邊被厚約七米的城墻環繞。西城的城墻門是主要的街道之一,長度有兩公里半。街道和建筑與我在其它大城市所見的相比,成都是一座現代化都市。成都在上一個世紀大火災之中幾乎全城毀滅(譯者注:有誤,應指順治三年的戰火),顯然整個城市都是重新建造的新城。那些公共建筑比如衙門、寺廟以及厚重的城門都保留得非常之好,它們的建筑風格以及裝飾藝術非常杰出,令人驚嘆。

我們在城里徜徉漫步,其間參觀了一個孔廟。大門系石頭建造,漂亮結實。我們通過大門進入一個大約5米寬的庭院,花崗石砌的庭院地面覆蓋著滑溜的青苔,這證明已很少有儒生來孔廟朝拜。在庭院的深處,一座石梯通向一個很大的房間,房間正門開放。石梯全用花崗石建造,上面有奇妙的渦紋裝飾以及有雕刻的螺旋型柱。這間房屋完全空著,靠近深處的墻邊有一個低矮的壇,壇的兩邊擱置兩個小桌紀念孔夫子。整個建筑開闊宏敞,與后面我們將要參觀的佛寺大張旗鼓的豪華壯麗相比,顯得更加莊嚴。旁邊另有通向大花園的門墻,花園里花木蔥蘢,充滿魅力,里面有不少的魚池與假山。走出花園,我們看見一個孤獨的看門人正在旁邊的一個屋子外面吸鴉片,因而也令人感覺這個孔廟是現代化了。雖然孔廟是當今皇上的父親(咸豐皇帝)下令修建的,但是除了一年一度的拜孔儀式之時儒生們向孔子致敬以外,再沒有人到孔廟朝圣了。

當我們回到客店時,廚師告訴我已經特意為我備好晚餐。他對我說他是根據他觀察到的城里的所有的一流客店的習慣而做的,他想以此來表達對我一個外國人的敬意,以便我可以在另外的地方傳播他的名聲。但我知道,這不過是想讓外國人付出更多的費用而已。我們吃了烤乳鴿,燒野雞,紅燒牛肉,魚以及嫩竹筍,這是一餐豪華晚餐,但價格太貴。我付了廚師五個銀元,是這頓飯錢的三倍,而且還另給了一筆不少的小費。可那個家伙把錢放在衣袋里,又找我要了三個銀元,這個貪婪的壞蛋(……)。

抵達成都六天以后,我獲悉第二天就要得到我的旅行簽證。想到將要重新踏上旅途的愉快,我決心慶祝一下。我在客店房間的鄰居是一個從云南路過成都回北京的軍事官員,帶著他的太太和七個孩子,我邀請他與我一起晚餐。我請來本城一個樂隊來演奏,里面都是成都最好的音樂家。其中一個音樂家是一個盲人,用兩支小棍敲打揚琴,演奏出一種非常迷人的樂曲,另外一個彈奏三弦,第三個使用打擊樂器。演奏時他們輪流用不同的聲調唱歌,分低音、中音和男高音。他們帶來一個裝滿有曲目小冊子的小木盒,演唱以前,先把小冊子分發給我們。我的那位軍事官員朋友挑選了好幾首他喜歡的曲目,我們大快朵頤時這些音樂家就在我們身邊表演。中國人演奏音樂完全靠耳朵聽力辨別,雖然按歐洲人的看法,他們并不懂音樂。他們對音樂的理解還沒達到詮釋音樂的程度,但是聽來仍然非常悅耳。我給每人付了兩個銀元,還請他們喝了一道美味的湯。他們是為住在成都的總督服務的音樂家,總督派他們來為我演唱令我愉快之至。一連六個小時,我和我的朋友以及菲利普都沉浸在愉快的氣氛之中。

踏上通往西藏之路

我和菲利普從成都出發經過的第一站是崇州,我們停下住了一夜。在我們留宿的客店里駐扎著幾個軍事官員和一百五十個軍人,他們統率四川的四萬軍隊,六個月以前他們接獲皇帝的命令離開成都以鎮壓云南的回族人反叛(時值西北回族人暴亂期間)。在這個城市里,幾乎所有的店鋪都關了門,半個城都空著。這個寧靜的手工業城鎮,平時被置于總督(當時總督是吳棠)和他的軍隊的保護之下,但現在好像被北京調來的一支朝廷的軍隊占據了。(……

第二天我們沿著大渡河右岸前行,通往打箭爐峽口。河岸的道路非常狹窄,僅約一米寬。我的交通工具是乘轎子,雖然轎夫很謹慎小心,但因道路太窄,好幾次我都感覺不穩,險些顛出轎子。這是運送茶葉的通道之一,在進入峽口時,我們超過了一隊將近200人的從雅安運茶到打箭爐的隊伍。在路上我已經發現過有著數百人的長長的運輸茶葉的背夫,我們超越的運茶隊伍特別引起了我的興趣。他們背負的大量的茶葉是中國政府送給拉薩大喇嘛的禮物,政府官員許諾他們的日工資由平日的一百文漲到二百文。在陡峭的二郎山山峰腳下的大渡河岸邊的羊腸小道上,長長的運輸隊伍的側影看上去猶如一道風景線。每個男子平均背負八包茶葉,即72公斤,但其中也有背負十二包的,大約109公斤。茶葉包依次疊放在竹篾編織的背筐里,背帶用寬寬的皮帶綁制。每人手上持一根木頭的丁字形手杖, 手杖尖頭鑲有鐵皮, 歇氣時就用手杖支撐背上的茶包。由于后背茶包高聳,背著時頭被迫朝前傾斜。這種艱苦的旅程為240公里,同時還帶上一點用具,需要自備干糧。顯然,與茶葉背夫隊伍的相遇,又助于我們英國人在印度與中國做茶葉生意時對中國運輸實際情形的了解。

在打箭爐我第一次與藏人接觸。打箭爐的藏人是混血人種,非常漂亮,尤其是婦女。大部分的男子都很高大,輪廓分明,他們偏愛漢人服裝,頭上拖著辮子。但是女人的服裝穿得很鮮艷:一件長長的藍色的裙袍,束一條黃色腰帶,外加一條大大的黃頭巾。她們熱衷于首飾,所有的手指都帶著銀戒指,耳上掛著下垂的足金耳環。她們身上最引人矚目的是一條很大的金牌,鍍金,式樣漂亮,從挽成發髻的頭發后面垂下去,姑娘則用鍍銀的銀牌裝飾頭發。在西藏的各個地區,混血的藏人這種衣著裝飾被他們自己認為比純血統的藏人高出一籌,但是藏人用黃金首飾裝飾頭發的習俗隨處可見。

在混血種族的藏人中,他們對自己種族內部的婚姻似乎并不怎么看重。在第一次的婚姻里,年輕女子很少和她們同一種族的人結婚。習慣上更愿意成為在打箭爐居住的商人或者漢族軍人的臨時伴侶,這種類型的婚姻具有名譽性的意義。在這種婚姻關系里,她們愿意以自己的忠誠、活潑和歡笑給他們的漢人主人一個更舒服的家庭生活。

婦女之間的聯系建立在親屬關系和友誼之上,這樣可以將一個大的家族聯合在一起。如果她們中間的某一個因為她的主人或者丈夫而脫離她的朋友,她將很快找到另一個新的圈子,即使她沒有任何近親。她們平日的行為和表達自己的方式與漢人女子的羞怯和自我封閉相反。她們行動自由,無論是她想去的地方或者她想去的時候,她都不受任何束縛。她們自由的與男性朋友交談,不怕引起任何懷疑。

成都—藏區之旅(1867年一個歐洲人探尋商路札記) baidu
成都 藏區  離成都最近的藏區  離成都近一點的藏區  成都周邊藏區哪里好  成都有多少藏民  成都的藏民  成都為什么這么多藏民  四川藏區  成都周圍最近藏區風光  幫助  舉報  
最新加入: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