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和吐蕃鹽州之戰

在唐與吐蕃鹽州之戰,涌現出令吐蕃深為忌憚的三員唐將

唐與吐蕃交戰兩百余年,兩方均涌現出不少讓對方深為畏憚,勢欲除之而后快的軍事小強。這類人雖非一方大員,戍邊主將,甚至連何方人士,生卒年月都史書無顯。卻均在某次戰役或某段時間給對手極其沉重的打擊,讓對手視為不可饒恕之惡人。今且列出唐軍中最牛叉卻最鮮為人知的三位,看諸位可認同否。

下載PDF格式《大唐和吐蕃鹽州之戰
吐蕃-最讓吐蕃忌憚的三大小強-第1圖

史敬奉,靈武人。官職很小,其人也很瘦小,若不勝衣。但此人善馭奔馬,拿著鞍勒,管它性如烈火,也能縱身制服。史書說他“矛矢在手,前無強敵”,應該是個很能打的悍將。素日里就與娚侄及童仆等二百余人隨意游奕,一旦偵知吐蕃人馬入寇,便分成四五拔人搞游擊戰,過得幾日碰頭,都是各有斬獲。

元和十四年,朔方節度使杜叔良給了史敬奉兩千五百名騎兵,一個月的糧草,隨他跑去吐蕃那邊打秋風,剛說怎么十多天不見消息,就獲悉吐蕃節度論三摩、宰相尚結贊、中書令尚綺兒等人率領十五萬大軍圍攻鹽州城,刺史李文悅正竭力死守,急盼支援。杜叔良正傷心史敬奉那支兵馬怕是已全軍覆沒,他卻忽然率軍出現在吐蕃軍身后,趁著夜幕發動突襲。吐蕃人措不及防,慌亂四竄。城頭挑燈駐守的李文悅見狀,引精騎殺出。蕃軍大敗,逃至瓠蘆河,死傷不可算,并獲牛馬雜畜等萬計。

吐蕃-最讓吐蕃忌憚的三大小強-第2圖

吐蕃大軍正狼狽不堪之際,又收到一條很壞的消息:唐軍那位復姓野詩,名良輔的鳳翔鎮將正在自家地盤掠馬焚城,胡天胡地。吐蕃人一聽,心膽懼裂,因為他們早在十多年前摧沙堡一役就領教過野詩良輔的瘋子打法,或者說壓根沒有打法,只知一昧搶掠軍馬,燒毀軍需。而摧沙堡可是當時吐蕃軍的軍資重地!知道吐蕃為什么愛屢犯唐境么,不正是因為窮嗎,窮人對家底有多珍視,可以腦補下,反正要比他們打了敗仗還肉疼。是以一俟得知是這位仁兄來撒野,尚結贊再無心思組織反撲,急忙偃旗息鼓退去。

這人到后來還讓吐蕃心有余忌,因為他的履新之地正是當時唐蕃交界的邊塞要地隴州,吐蕃人獲悉大為緊張,責怪唐方誠意欠奉,定好的約和會盟都險些告吹。

吐蕃-最讓吐蕃忌憚的三大小強-第3圖

其實當時去吐蕃那邊搞事情的還有另一位仁兄:郝玼。作為上榜吐蕃軍方恐怖名單前三的滅蕃狂魔,趁虛而入,落井下石這么好玩的事他又豈肯錯過。畢竟上一回就讓他趁亂打劫,擊潰兩萬吐蕃軍,奪回了原州城。

此人不知何處鄉里,更無生卒記錄。貞元中為臨涇鎮將,與眾軍出野,回營后獻言臨涇扼洛口之險要,水草豐美,并且是吐蕃軍入寇必經之地,西去則沙磧百里,宜筑城建防。無奈時任涇原節度使的馬璘未予采納。及后段佑接替馬璘,郝玭再獻此策,深符佑意,請于朝,不久詔命允諾,建行原州,以郝玭為州刺史坐鎮,后吐蕃軍果然不再取道臨涇。可見郝玭其人不單止勇武過人,更有一定戰略眼光。這也是他和前兩位不同之處,故此日后被封為保定郡王,即便唐代中期的郡王已比初期掉價許多。

史書言郝玭戍邊累三十年,每討賊,不持糗糧,取之于敵。獲虜必刳剔而歸其尸,虜大畏,道其名以怖啼兒。可怪吐蕃普贊傳諭國人:有生擒郝玭者,賞等身黃金。唐廷風聞,憂其有失,遂改任其慶州刺史,得安老牗下。

吐蕃-最讓吐蕃忌憚的三大小強-第4圖

史書又云:“史敬奉與鳳翔將野詩良輔、涇原將郝玼皆以勇著名于邊,吐蕃憚之”。應當就是鹽州城一戰后下的評論。

鹽州之戰的大勝,是這三位小強無心之下的唯一一次聯手,一舉扭轉了很長一段時間吐蕃進攻唐方防守的戰爭態勢,也扳回了不少與吐蕃軍野戰的信心。靈武諸州不復為吐蕃予取予奪的無鎖之地。

大唐和吐蕃鹽州之戰 baidu
吐蕃和大唐  大唐為什么打不過吐蕃  吐蕃與大唐的關系  吐蕃吊打大唐  大唐與吐蕃的戰爭  大唐對吐蕃戰術  唐朝為什么拿不下吐蕃  大唐突厥  唐朝吐蕃是現在的哪里  
最新加入:鹽州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