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守珪守瓜州對抗吐蕃

公元727年,吐蕃大將悉諾邏恭祿及燭龍莽布支,三下五除二攻破瓜州城,城中物資以及糧食被搶了個空,走的時候還順手把城毀了。刺史田元獻還沒來得及跑路,就被他們給綁了。

下載PDF格式《張守珪守瓜州對抗吐蕃

消息傳到唐玄宗耳朵里,立馬炸鍋了。什么?連瓜州刺史都讓人家給綁走了?我大唐天朝得臉怕是都丟盡了,你們誰去鎮守瓜州?下面得文武百官,齊刷刷地低下了頭,不敢吱聲。平時踴躍發言的,今天甚至都怕被唐玄宗多看一眼兒。瓜州窮鄉僻壤之地,過慣了安逸生活的朝廷命官想去才怪。

就在這無比尷尬的氛圍中,有一個人走了出來,此人名叫蕭嵩,時任兵部尚書引河西節度使。

你去?

不,我可去不了。

那你站出來干嗎?

我要推薦一個人去。

誰?

張守珪。

張守珪,唐代著名的戍邊將領,陜州河北人。身材魁偉,善于騎射;性情慷慨,為人有正義感。

張守珪得到鎮守瓜州的命令后,口上是謝主隆恩,心里指不定有多苦。被吐蕃人搶劫過后的瓜州,完全是個爛攤子。

破城上的酒席

面對頹垣斷壁的瓜州,張守珪下達的第一個命令就是筑城。城墻倒了的重新砌,壞了的趕緊補……

吐蕃-張守珪拒吐蕃-第2圖

張守珪剛到任時,瓜州百姓卻是相當的配合,男女老少都積極投入修復城池的工作中。然而工作積極性再高,工作量在那兒擺著的,還沒等城墻筑好,吐蕃人又跑來了。

城外不遠處,吐蕃旌旗蔽天,人喧馬嘶,也不知道瓜州到底還有什么讓他們放不下的。城內人心惶惶,倒不是瓜州軍民貪生怕死,實在是心里沒底。咱要打的是守城戰,可現在“板干裁立”連個像樣的城墻都沒有,再加上吐蕃兵強馬壯、人多勢眾,守城將士明顯沒了底氣。

這一切都被張守珪看得清清楚楚,他心里也沒底,也急。身為一軍之主,他當然不能把底牌翻出來給人家看。

“來人,擺酒奏樂!”張守珪突然下令,眾將士被搞糊涂了。

吐蕃人也不禁懷疑起自己的眼睛。一座沒有銅墻鐵壁庇護的城,打起仗來不堪一擊,他們的守城刺史憑什么還在城樓之上喝小酒,聽音樂?憑什么?

吐蕃-戰場攻心計·張守珪&吐蕃-第5圖

但凡腦子會拐彎的人,就會發出這個疑問。多年來行軍打仗的吐蕃人,早已練就了沉著冷靜、心思縝密。中原人慣用誘敵深入的伎倆,他還是懂得的。當然,他們心目中的中原人,鬼把戲多著呢。

吐蕃將領望著瓜州城樓上,喝得正起勁兒的張守珪,輕蔑地一笑,隨即下令:撤!

看著吐蕃兵丁撤退的身影,張守珪一擲酒杯,果斷下令:出城殺敵!他叫張守珪,而不是張守珪,畏畏縮縮的事干不來。反倒是吐蕃軍人心渙散,吃了敗仗。

瓜州一戰結束后,張守珪抓緊時間修繕城池。此外,瓜州幾經戰火,很多百姓流離失所,張守珪又收合離散做了系列的安民工作,使士農工商務歸舊業,瓜州經濟逐漸恢復。

捷報送給朝廷,唐玄宗很高興,不但大力褒獎張守珪,還在瓜州設立都督府,封張守珪為瓜州都督府都督——既然干得好,你就在那兒多住些日子吧!有你在,我放心。

瓜州西南即為敦煌,都處于河西走廊西端,絲綢之路要沖,是當時大唐吐蕃爭奪的焦點。得瓜州方可控制西域。

張守珪守瓜州對抗吐蕃 baidu
張守珪墓志銘  張道珪  張守珪墓志  吐蕃是哪里  吐蕃  吐蕃人  吐蕃的意思  吐蕃贊普  唐朝與吐蕃  
最新加入:歷史